《开心剧乐部》贾玲:剧本最难写 嘉宾不敢来|开心剧乐部|贾玲|剧本_新浪娱乐_新浪网

《开心剧乐部》贾玲:剧本最难写 嘉宾不敢来

2017年08月12日 06:32 新京报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不少嘉宾对“即兴”有很大的抵触情绪,“毕竟演员是二度创作者,有剧本他们可以演得很好,但没有剧本,他们轻易不敢。”

  继《欢乐喜剧人》《跨界喜剧王》等节目持续开发竞技、跨界的喜剧模式之后,最近的一档喜剧综艺《开心剧乐部》将“即兴喜剧”类型搬上综艺舞台。在这档节目中,只有助演能拿到全部剧本,而嘉宾除了在飙戏环节可以阅读到5%的已知剧情外,其余所有的表演都要靠临场发挥。

  该节目固定嘉宾贾玲[微博]和总编剧孙集斌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目前观众笑点提高,喜剧节目不好笑其实并不尴尬,刻意搞笑但未遂才最尴尬,“但即兴喜剧并不靠语言、形象包袱,而是靠嘉宾真实的临场反应。这种无时无刻的剧情反转,以及嘉宾在无剧本情况下几秒内化险为夷的表现,才是最有喜感的部分。”目前该节目邀请了吴京[微博]、刘奕君等众多戏骨,而对于观众提出邓超[微博]、黄渤[微博]等人选,孙集斌表示这些人选他都有考虑,只是目前协商的情况并不理想,“(他们)档期太紧张了,时间都排到了明年。但在第二季的时候我们也会继续考虑(邀请)。”

  剧本最难写,嘉宾不敢来

  贾玲原本想的是“现在喜剧剧本很难出,所以我们就想如果要是做即兴搞笑呢?”但尝试过之后,她却发现即兴节目最难的地方还是剧本,“我们怎么在即兴剧本里让嘉宾演技爆发,有一个爆炸的创意点,这个才是最难想的。”

  虽然这档节目看似只有5%的文字剧本,但编剧不仅要写出完整的故事逻辑,而且每一句台词嘉宾会如何即兴,编剧都要想好万全的对策,“比如我问嘉宾‘你饿了吗’,他只可能回答,饿了,没饿,我不知道,那每种回答我们都要想如何接。”因此节目组也会要求嘉宾不要毫无逻辑地发挥,“比如同样问饿不饿,他却回答‘我今天没喝水’,这是小品的包袱,但不是即兴的逻辑了。”为了保证嘉宾可以在预设的情境下发挥,在彩排时孙集斌通常会找五个人分别与助演对戏。

  据悉,《开心剧乐部》一周要表演五个剧本,其中被废掉的剧本至少有六十个,甚至有几次在彩排时孙集斌因无法容忍即兴的效果,临时把剧本完全毙掉重新写,“我们希望嘉宾不按套路,但也怕嘉宾因为即兴过度,导致故事没办法收尾。”有时嘉宾的即兴表现实在与逻辑不符时,“那我们只能剪掉了。”

  在阵容上,《开心剧乐部》邀请了陈赫[微博]、宋小宝[微博]、吴京、刘奕君、林允[微博]等。据悉在接下来的节目中,潘粤明[微博]、翟天临[微博]等实力派演员也将前来挑战。在孙集斌看来,像陈赫、沙溢[微博]的表现算是“锦上添花”,而效果略“尴尬”的林允其实也算是表现不错,“因为节目看的就是嘉宾通过几秒钟的反应化险为夷,所以我们要求嘉宾不要搞笑,林允呆萌的感觉也是真实的。”

  即便如今这档节目“戏骨”云集,但最初邀请嘉宾时确实有很大难度。贾玲坦言,不少嘉宾对“即兴”有很大的抵触情绪,“毕竟演员是二度创作者,有剧本他们可以演得很好,但没有剧本,他们轻易不敢。”因此大部分嘉宾都还是靠贾玲“刷脸”邀请来的,“刚开始他们都压力很大,但演完之后大部分人都觉得玩得很过瘾。”贾玲笑称。

  ■ 回应质疑

  是否会补录即兴部分?

  即兴喜剧在一般情况下必须是一镜到底,但有细心的观众却发现《开心剧乐部》竟然有穿帮镜头。例如郭京飞和包文婧合作的即兴环节,前一个近景镜头,包文婧扔过去的毛巾还是打在郭京飞胸前,但第二个远景镜头却变成毛巾打在了吧台上。

  孙集斌:大部分即兴桥段都是一遍拍摄的,但由于拍摄中机位并非360度无死角,演员的走位也没有剧本,难免会出现演员或道具出现在镜头之外的状况,比如有时演员去角落取个帽子,但没有拍到,那等录制结束会补一些镜头。

  即兴表演的部分则基本不会重拍,但有时嘉宾也说一些尺度上不适合播出的内容,但恰巧又衔接到反转的情节,这个时候才会在不改变嘉宾情绪的基础上,把这部分的即兴重拍一下,让他换一些台词。

  与《谢天谢地,你来啦》雷同?

  早在几年前,央视就曾推出《谢天谢地,你来啦》,同样是明星嘉宾在无剧本情况下,即兴表演情景剧。而过于相似的模式也令《开心剧乐部》陷入质疑。

  孙集斌:《开心剧乐部》每一个环节都讲了一个完整的故事,“之前大部分的即兴喜剧都是没有结尾的,只有中间几个即兴点,演到哪儿算哪儿就结束了。我们的飙戏环节是有头有尾的,观众可以像看小品一样看到整个人物的命运发展。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赫

(责编:kita)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
娱乐看点+ 更多
热门搜索微博热搜
热点微博
高清美图+ 更多
精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