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料|学院陪伴成长 创投当头一击!揭金马如何扶植新人?_新浪娱乐_新浪网
发布时间:2017-11-30
  • 学院陪伴成长 创投当头一击!揭金马如何扶植新人?
  • 今年报名金马奖的处女作导演突破一百位,系史上首次。金马的种种做法,无形中已经传递了他们对新导演的态度,因此吸引了越来越多新导演报名金马。金马已经54岁,它仍旧是华语地区最有活力的电影奖项之一。那么,这个“华语第一奖”是如何“播种”和“栽培”新人的呢?

  本届金马奖颁奖典礼一开场,主持人陶晶莹便用三个词概括了今年提名的风向:佛光普照,女人当家,新人抬头。如果说前两项是偶然事件,那么最后一项似乎已成为了必然——在过去,张大磊凭借处女作《八月》、陈哲艺凭借《爸妈不在家》一举登顶最佳剧情片,相关评论文章中已经频繁提及过类似词汇。

  今年的获奖名单也再度证明了这一不可逆之势:《目击者》《绣春刀2》这样的优质商业电影并未获得最佳影片或最佳导演提名;五部最佳剧情片候选者几乎都是艺术片或独立制作;《大佛普拉斯》的导演黄信尧、《轻松+愉快》的导演耿军三年前两人就曾PK过金马奖最佳短片奖,没想到仅过了三年,两人就狭路相逢,又站在了同一个擂台上;今年获得最佳剧情片的是《血观音》,其导演杨雅喆被称为金马的“嫡系”,此前这个词我们通常只在欧洲三大节的报道中见过……

  种种迹象说明,金马似乎正在从一个综合性奖项向艺术性奖项转变,新导演迎来了金马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机遇。而今年金马奖收到一百位处女作导演的报名,数量创造历史。

  据新浪娱乐了解,金马不仅在提名和奖项上大胆推陈出新,还逐渐完善了金马电影学院和金马创投两大平台建设,让尚不具备执导长片条件的潜力导演拥有完整的成长体系。不久的将来,我们可能会越来越多地发现,某个金马获奖导演曾经参加过若干年前的金马创投,而某个带着项目来参加创投的导演曾经是电影学院的一名学员……在金马周围已经悄悄集聚起一批新的创作势力,金马强壮了他们的体魄,他们也将热血输送给金马。

  本期有料,我们走访了金马执委会的几位“话事人”以及金马电影学院、金马创投的导师和学员,为您揭秘金马扶新体系的内部构成和运作机制,看看被称为“华语影坛第一奖”的金马,是如何“播种”和“栽培”新人的。

金马学院篇

  金马学院史上最“限制级”的毕业作品

侯孝贤导演(资料图片)侯孝贤导演(资料图片)

  在金马学院学员们口中,侯孝贤不是大众熟知的“侯导”,而是亲切的“侯院长”。

  金马执委会主席两年一任,一般都会连任,也就是每位主席任期四年。只有侯孝贤例外,他2009年二度受邀出任主席,到2012年赶上金马50周年,便又延期一年才卸任。2009年,有感于釜山等电影节的推新制度,刚担任金马主席的侯孝贤认为,是时候该为华语电影的薪火传承做一些事了,于是他创立了金马电影学院。如今,侯孝贤后的下一届主席张艾嘉也已经圆满卸任,但他仍然低调地为电影学院忙碌着。

  与其他影展的“训练营”、“扶持计划”等名号不同,金马电影学院的设置就如同一座真正的学校一般——侯孝贤导演是“院长”,剪辑师廖庆松是“学务长”(相当于我们的教导主任),每年会有两位新导演担任类似班主任的“导师”,此外还会有一众业界前辈来做上课的“教授”。每届金马电影学院会选拔12-16位来自华语地区的潜力导演,并将他们分成两组,在一个月时间里分别集体拍摄制作出一部短片,最后同时公开展映。

  “今年是第一次学员来之前我们就指定了郑人硕、庄凯勋两位主演,第一次有女性和非台湾导演担任导师,也是第一次出现两组‘撞题材’的情况,两个小组选择了同一篇小说进行改编。金马电影学院从2009年创办至今,今年出现了很多个‘第一次’。”金马执委会执行长闻天祥说。

第九届金马电影学院结业合影第九届金马电影学院结业合影

  11月22日晚,新光影城,距离金马奖颁奖典礼还有三天时间,金马电影学院举行了结业典礼。就像学校毕业典礼一样,“院长”侯孝贤坐在第一排,学员们按顺序整齐地坐在影厅中央的方块区域内,他们的身后坐着一排教授和导师,再往后是短片的主演们。当大银幕上播放近一个月的侧拍花絮时,学员们不时因看到熟悉的同学或是老师而哄堂大笑、鼓掌欢呼,气氛热烈。

  据学务长廖庆松向我们透露,今年金马电影学院有200多位新导演报名,廖庆松、闻天祥、两位导师以及学院统筹等几个人脑袋挤在一起,选出了最终这13位学员,然后两位导师再各自挑选学员。从10月28号他们抵达台北、住进同一家旅馆开始,这十几个年轻人便朝夕相处在一起。

  今年两个组在各自内部讨论后,竟在学院提供的选题范围内看中了同一篇小说,该小说来自作家陈栢青,聚焦军营中年轻士兵间的集体霸凌事件和同性情感。“像是一种尝试,在内地是不可能拍这种题材的,商业电影也会有级别限制。当初他们提出来想拍这个的时候,我其实是有意见的,说你们为什么要拍这个,你们是故意要让金马奖更过意不去吗?但是我们不会去干涉,因为这是他们的创作自由。”廖庆松说。

学务长廖庆松(资料图片)学务长廖庆松(资料图片)

  作为主持人,闻天祥也开玩笑地说,这可能会是诸位在金马影展上看到的最“限制级”的电影。

  第一支短片来自黄进导师和他的学员们,镜头在一辆夜间行驶的轿车内部拍摄排长、班长和小兵们的插科打诨,对话中充斥着荷尔蒙弥漫的暴力和色情词汇。一番争执过后,几个人走下车在马路上激烈扭打起来,其间他们意外发现了霸凌事件背后的秘密。第二支短片来自傅天余导师和她的学员们,故事发生在一个偏远的海边哨卡里,一名战士即将退伍离开,从而勾起了同性间依依不舍的隐秘情感。

  作为观众,我们很难相信这两支短片竟是来自同一部小说,因为它们不仅叙事的侧重点不同,而且故事背景和导演风格迥异,充满新一代创作者的个性和气魄——这大概是由于,第一组学员全部是年轻气盛的小伙子,而第二组导师是一位年轻女性,学员中也半数是女生,作品气质明显温婉细腻得多。

  “总体说来,我们就是陪伴,然后适度地给他们一些建议”,廖庆松坦言。他在看黄进组的剧本时就觉得有些太过直接和暴力,拍出来比他想象得还要直接。“如果是我自己剪,可能会消掉很多联动的动作,比如镜头不要一直跟拍吵架扭打的过程,而是有一个视角,一个人听到吵架声,跑过去看,那边两个人已经扭成一团,这样观众会更有参与感。傅天余组的剪接则是一块一块的,好像我们在看一组一组照片,观众会主动去欣赏。所以从观众反应美学角度来讲,我自己的思路可能更接近第二组。”但他没有干预,尊重了学员们的想法,尽管黄进组的作品“尺度”令他和闻天祥两个“老师父”看得瞠目结舌。

导演黄进担任第九届金马学院导师之一导演黄进担任第九届金马学院导师之一

  “他们可以毕业了吗?每个人都有开始吧。”作品放映过后,侯孝贤院长登台,用沉缓的声音发言道,“由于经历、年轻的限制,当导演不是那么容易,不是因为技术问题,而是你们要非常鲜明清楚地看到世界,看到那些细微的矛盾和感动,人和人相处中的困难,背后都是社会的折射。要在通过电影暴露出来之外,指出其中的意义是什么,表达你的看法。现在是数位时代,每个人都可以当导演,平时拿手机就可以拍,也不用急着整理,还要看非常多的小说。必须经过理解,你才会有距离地去看事物,拍出来的东西才会有属于自己的风格和角度。”比起很多慷慨激昂的鼓舞,侯院长语焉不详的叮嘱更像个心事重重的老父。

  导师和主演们也纷纷登台讲述了这一个月来的难忘回忆。本届金马奖影帝提名者、也是黄进组短片男一号的庄凯勋说:“最后一天我们拍了一整宿,直到看见鱼肚白。我们花了一个小时来互相合影留念。回到家我买了一把啤酒,坐在家楼下的台阶上抽烟发呆,我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热爱电影的初衷。”第二组的女导师傅天余则说,“我们互相扶持,互相伤害,互相无路可逃,又各自找到了出路。电影是很好的发明,让最美的时刻、最美的自己永远留下来,我很感激和你们一起上过这一堂课。”最后,侯孝贤一一为十三名学员颁发了金马电影学院的结业证书,全体师生也拍摄了“毕业照”留念。

金马学院学员交流现场(资料图片)金马学院学员交流现场(资料图片)

  “同理心”的训练:集体创作,吵架是一定的

  “会吵架是一定的,然后在吵架里他们就能比较看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对方跟自己的不同在哪里,原来自己可以想到更多。”黄进说。黄进2016才刚刚凭借《一念无明》获得金马奖最佳新人导演奖,次年便被金马执委会拉来做了电影学院导师。

  谈到为何邀请新导演,而非成熟导演担任学员导师时,教务长廖庆松说:“大导演都有洁癖,也有规矩,好为人师的,哈哈。会一直说拜托你们,这个不行那个不行,哎我跟你讲你这样会犯什么错误,好像变成父母的感觉,我觉得对他们会有压力。黄进自己的片子剪了足足一年,剪到崩溃,他很知道新导演会面临哪些困惑,可以陪伴他们度过。”

  本届学员有五名来自台湾,三名来自大陆,其他来自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来的都是精英,因为我们要求至少拍过两部短片才可以报名,很多都拿过奖。像北京电影学院来的学生,做过他们学校毕业作品的导演,也一定是老师最宠爱的学生。这些新导演都意气风发,来了一看,一个比一个不认输,大家会发现原来彼此都很坚持,那么沟通可能反而会好一点,不会那么膨胀。”廖庆松介绍。

  值得玩味的是,再大制作的电影,通常也只有一个人做导演;而金马电影学院的制度是,每组六七个学员,人人都是导演。侯孝贤和廖庆松最初设立这一集体创作制度时,有怎样的深思远虑呢?

第八届金马学院合影第八届金马学院合影

  曾经有工作人员开玩笑说,搭档了40多年的侯孝贤和廖庆松就像一个剧组里的严父和慈母,侯孝贤强硬、自我,廖庆松柔和、周全,因此侯孝贤适合做导演,廖庆松则常年担任他的剪辑师、制片人。在金马电影学院里,侯和廖的性格和处事方式同样如此。

  “做导演啊,很孤独”,廖庆松说,“剧组所有人都跑来直接问你,导演这个怎么办?交代完他就跑了,好像坐在这里会怕打扰你。我也做过导演,拍完戏我就独自一人走几公里路,然后再走回来,感觉很孤独。”在廖庆松看来,金马电影学院可能是非常难得的、也是年轻导演们最后一次发挥集体智慧的机会。

  每个导演对每句对白、每个镜头都有自己的意见,吵得很厉害的时候怎么办?黄进会告诉学员们:“没关系,过了这个月,以后你就是一个人了。”他还说,“这是一种很痛苦,也很特别的学习方式。”

  侯孝贤和廖庆松有时候也未必完全一致。有学生跑来问廖庆松:“您和侯导刚才讲的完全相反啊,到底谁是对的?”廖答:“都对。人和人对艺术的观点都会不一样,你要思考站在谁的角度去讲。”

  最近廖庆松喜欢讲的一个词是“同理心”。同理心可以强大到什么程度?就是今天剧组里有一个人的妈妈生病了,你都能感觉出来不对劲。“在我看来,金马电影学院就是一次同理心的训练,磨练更完美的人格,人与人沟通,你要去了解对方在想什么。很多人达不到顶尖的艺术成就,就是缺乏足够的同理心,太过自我,完全不知道其他人都在想什么。作为导演,你要学会解释自己的剧本,学会磨合不同的观点,拍摄的时候才知道怎么去消除不同人的误差。”

凭《爸妈不在家》拿到金马奖最佳影片的导演陈哲艺是第四届金马学院学员。(资料图片)凭《爸妈不在家》拿到金马奖最佳影片的导演陈哲艺是第四届金马学院学员。(资料图片)

  学院给不了你金马奖,但可以给你一个“家”

  在进入金马电影学院前,学员们大多以独立创作的作品获得过一定关注。金马电影学院设立集体创作模式的另一个目的是,希望能让这些独立导演们尝试接触更工业化的制作流程,也因此在拍摄期间,学院还会请一些业内资深大佬来授课。这些年来学院邀请过的教授有李安、吴宇森、蔡明亮、关锦鹏、李屏宾、杜笃之、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陈国富、田壮壮等。金马电影学院也确实走出了几位如今已经成绩斐然的年轻导演,如《再见瓦城》导演赵德胤,凭《爸妈不在家》斩获戛纳金摄影机奖、金马奖最佳剧情片奖的陈哲艺,短片入围过戛纳展映的庄佳龙等,都曾经是金马电影学院的学员。

  廖庆松对当年默默无名的赵德胤依然印象深刻:“那时候侯导就很关注他,因为他来自东南亚,对他的族群有很特别的认识。他来学院的时候还不太会剪接,我在旁边盯着他一步一步做。我也不认为说来金马电影学院是一次镀金,但他们确实在一个多月时间里被反复磨练过,是值得纪念的。”

  我们知道现在很多电影节都热衷于培养自己的“嫡系”导演,比如泽维尔·多兰之于戛纳。金马奖也是如此吗?金马电影学院走出的导演,是否有更大几率可以获得金马奖呢?

  金马执委会执行长闻天祥果断否认了我们的猜测。“金马奖评审向来以‘六亲不认’闻名……因为各个部分都是分开来做的,评审每年也都在更替。我们更想做的是,金马奖是颁奖,已经是最末端,那我们更希望能在前端有一些作为,去发掘更多新导演和案子。电影学院让一些只有短片经验,还没有执导长片经验的年轻人聚合在一起,也许会成为一个新的交流平台。”

《再见瓦城》导演赵德胤是第一届金马学院学员。(资料图片)《再见瓦城》导演赵德胤是第一届金马学院学员。(资料图片)

  据了解,马来西亚导演陈胜吉当年就是在电影学院里结识了他后来的摄影师,是一个台湾人,把对方邀请到了马来西亚拍了《分贝人生》,而这位摄影师今年参与拍摄的《血观音》拿到了金马奖最佳剧情片大奖。

  金马学院无法保证学员未来拿奖,但非常注重对学员保持长期关注,以及营造一种“回母校”甚至“回家”的氛围。“金马执委会的人很少,所以我们会去找以前的学员回来帮忙,分担一部分侧拍、剪接等工作,就像回母校一样。我们今年甚至收到一个短片,是以前一届学员集体拍的他们中秋节在做什么。今年黄进导演从香港回来参加结业典礼这几天,我们为他安排好了酒店,他问我可不可以退掉,他想和学生们一起住在宿舍里。”闻天祥透露。

  明年就是金马电影学院创立十周年了。“我们也许会做一个结业生返校的活动,让他们都带着自己的作品回来”,教务长廖庆松告诉我们。

金马创投篇

  一次提案训练,教你最快速吸引到投资人

2017年百万首奖被授予陈胜吉,这是他第二次拿到百万首奖。(资料图片)2017年百万首奖被授予陈胜吉,这是他第二次拿到百万首奖。(资料图片)

  如果一名新导演成为金马学院的学员,参加完学院活动,不意味着他与金马的缘分结束,日后的新作品,还可以拿出来参加创投。陈哲艺的《爸妈不在家》、赵德胤的新作《再见瓦城》都是参与过金马创投的电影。2014年,第五届金马学院学员庄佳龙的首部长篇剧本《会开飞机的美人鱼》也曾入选金马创投。

  创投是金马另一个扶持新导演的平台,针对的是已经相对成型的项目,因此从中走出的知名导演和获奖作品也更多,比如魏德圣的《赛德克巴莱》、管虎的《八百壮士》、杨超的《长江图》、宋欣颖的《幸福路上》等。今年获得百万首奖的是马来西亚导演陈胜吉的新片项目,他的上一部作品《分贝人生》也获得过金马创投的百万首奖。

  据了解,2017年金马创投吸引了291个电影项目报名,是去年的两倍多,因此金马决定破例将入围项目数增加到35个。朱延平、张作骥、王伟忠、苏丽媚、余为彦、姚经玉等电影人也报名了创投,和新导演们同台角逐。整个金马创投活动主要包括三大部分:“培训工作坊”、“一对一媒合会议”与“产业论坛”。今年还首度推出WIP(Work In Progress)单元,针对即将完成拍摄或已进入后制的电影提供协助,加速他们完成作品,共计有5个项目入选。

  今年金马影展闭幕片《幸福路上》就曾经是四年前的创投百万首奖获得者。这是一部动画长片,来自台湾女导演宋欣颖。

《幸福路上》是台湾才女宋欣颖导演的动画作品。《幸福路上》是台湾才女宋欣颖导演的动画作品。

  “我常常说,不见得是我的才华或者作品最好,而是我提案的能力最强”,在总结获得百万首奖的经验时,宋欣颖说。宋欣颖曾在美国留学,受过很多提案方面的训练,可以在五分钟内清楚地阐述出自己的故事大纲、项目利弊、卡司情况、市场及奖项前景分析,她也善于把PPT做得简明扼要。“没办法,在美国那样一个竞争激烈的地方,你必须在很短的时间内吸引投资方的注意。”

  宋欣颖当年在参加11月金马创投前,9月便已经将剧本、分镜甚至卡司(桂纶镁答应了帮忙配音)等全部码好,“除了没有一分钱以外,什么都准备好了。”

  如果是不像宋欣颖这样有强大提案能力的新导演怎么办?金马甚至也在这一环节帮助新导演搭好了桥——在密集轰炸般的三天创投会议到来之前,金马会为入围创投的新导演们提供一个workshop,也就是“培训工作坊”,邀请三位资深业内专家和两位编剧,针对每个项目来对导演进行提案方面的辅导,宋欣颖就曾在这里受到过苏照彬和李樯的指点。

  这个培训过程会比获得奖金更令年轻导演终身受益。2017年百万首奖获得者陈胜吉便向我们透露,他在工作坊里受到专家的“迎头一击”,临时将故事做出了非常大的改动。

  和金马学院导师密友般的陪伴不同,创投培训坊的专家们会毫不留情地向你“泼冷水”——因为时间有限,他们又和你的项目没有利益关联,所以专家们在这一环节会心直口快地告诉你他们对项目的第一印象,以及指出你在提案过程中的不足。“因为接下来他们就要面对几十家资方,这个是非常有效的,醍醐灌顶,尽快做出调整,才可能有更好的准备。”闻天祥说。

  “正式的创投会议就是在酒店一个房间里,感兴趣的制片人、投资者、发行商、策展人等等会进来和你一对一面谈,每场限时15分钟。每天主办方会排七八场见面,实际可能更多,有时刚要休息又临时增加一场。”宋欣颖回忆道。对于每个参加过创投的导演,一个共同的体验就是“累”,争分夺秒地说上一整天,确实非常考验体能。最终她在2013年的金马创投中获得了一百万台币的首奖。

  “一百万对我来说算是解燃眉之急,尽管我的项目是动画,需要五千万台币,但一百万至少可以让我做一些气氛图和样片,也让我请到一位制片人,帮我解决了一些行政上的问题。”宋欣颖坦言。闻天祥也告诉我们,“一百万并不多,是我们给你的一小小桶金,但是相信这个名号可以让更多人注意到你。”

2013年,金马创投百万首奖授予宋欣颖的《幸福路上》2013年,金马创投百万首奖授予宋欣颖的《幸福路上》

  尽管《幸福路上》最终的大部头投资并不是在参加创投过程中找到的,宋欣颖觉得参加创投对这部影片的诞生意义非凡——起码是一次很好的宣传和学习,让两岸三地的投资方关注到有这样一个项目要启动了。

  金马影展也对这部难得一见的本土成人动画给予了最大支持和鼓励——2017年,在《幸福路上》尚未完全做完的时候,金马执委会便联系到宋欣颖,邀请这部电影担任本届金马影展的闭幕片。

  《目击者》导演程伟豪也曾通过金马创投获得过一万美金的奖励,他将其投入了田野调查中。“创投的目的不是说要要马上把电影拍出来,因为里面有很多良师益友,可以发现你项目的问题以及你跟别人的相同和不同,你的优势在哪,在创投里都会淋漓尽致地显现出来。”因此,程伟豪倾向于尽可能多地带着新项目参加创投,“请前辈们看看你的问题出在哪。”

  今年陈胜吉在获得创投百万首奖之前,原本是打算放弃电影改做其他行业的:“马来西亚只有贺岁片、鬼片比较多,我不想去拍那种电影,所以本来想放弃。拿到百万奖金回到马来西亚后,我的学姐说恭喜你,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重担落在了肩上。”

黄渤、张家鲁、张家振担任本届金马创投会议决选评委(资料图片)黄渤、张家鲁、张家振担任本届金马创投会议决选评委(资料图片)

  做评审,还是要有一个标准在

  今年,黄渤、张家鲁、张家振担任了本届金马创投的评审。

  “还是有给几千块钱的啦……”被问为何愿意耗费时间精力,听取新导演们的提案计划时黄渤调侃道。紧接着他正色说:“这是挺兴奋的一件事,见到很多鲜活的、有力量的导演,看到对同一件事情的不同切入角度。就像有时候看画展一样,各个艺术家都有不同表现,异彩纷呈,对我自己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学习过程。每个人8到10分钟陈述,5分钟评审提问,压力挺大的,我都想如果是我的电影,我可能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陈胜吉回忆了当年他凭借《分贝人生》获得百万首奖时的情形:“当时有施南生、陈可辛、李烈三位评审,我见施南生最紧张,她戴个眼镜,很严肃,我每次和她眼神碰到都会口吃。烈姐坐得比较远,陈可辛夹在中间,一直保持着微笑。我们讲到一半的时候,他们三个突然说:这个故事很不错哎!”他们才稍稍放宽心。

凭《分贝人生》首次拿到百万首奖的陈胜吉(资料图片)凭《分贝人生》首次拿到百万首奖的陈胜吉(资料图片)

  每年金马创投会评选出大约九个奖项,颁发数额不等的奖金。其中有的是政府出资,有的是企业赞助,有的是跨国文化合作,最受瞩目的就是“百万首奖”。对于赞助的奖项,有时是赞助方评,有时是赞助方委托评审来评,金马执委会不会干预。就算一家企业对一个项目特别感兴趣、甚至给了奖金,它也只有优先投资这第一桶金的权利,后续该项目由谁投资,由谁发行,均不做绑定。

  据黄渤透露,今年三位评审共评选了三个奖,分别为台北文创、百万首奖以及与法国合作的一个奖。最终百万奖的获得者再度是陈胜吉,他的剧本聚焦性侵、虐杀儿童,题材本身冲突就比较大,但他又没有将故事的重点放在这里,而是关注其对家庭和社会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解析的深度、宽度、层次非常分明,这么年轻的导演,再加上他的上一部作品品质也很好,综合考虑,我们决定给这部。还有几部也不错,而且基于那些导演之前的作品考虑,新片也不会差。但他们还在调整,不那么完整。作为评审还是要有一个标准在。”

  据参加创投的导演们透露,张艾嘉作为执委会主席非常关心创投会议的情况,会亲自过来和他们一一打招呼,听取他们的进展和困惑。

金马未来篇

参加新浪娱乐新浪潮论坛的三位新导演,毕赣、程伟豪、黄进(资料图片)参加新浪娱乐新浪潮论坛的三位新导演,毕赣、程伟豪、黄进(资料图片)

  新一批新浪潮正在诞生?

  黄进导演说,他在拿到金马奖最佳新导演奖之前,香港没有人认识他,回到香港后,他开始认真思考做导演这件事;毕赣也开玩笑道,拿了金马奖之后,家人才知道他在拍电影,他原本的志向是要去做一名爆破员;程伟豪之前拍短片,获得过金马奖最佳短片奖后,长片筹资变得更加顺利,今年他的长片作品《目击者》获得了金马奖五项提名。金马奖,或多或少改写了他们的人生轨迹。

  今年是金马奖史上第一次报名的处女作导演突破一百位。执行长闻天祥对此评论道:“金马奖是一个海纳百川的平台,每个人拥有均等的机会,不会因为你名气大小就区别对待。我们也没有刻意去扶植新导演,而是很自然而然地被他们的创意和新鲜感打动。”闻天祥笑道:“感觉有一点新浪潮的感觉了。”

  话虽如此,但金马的种种做法,无形中已经传递了他们对新导演的态度,因此吸引了越来越多新导演报名金马。金马已经54岁,它仍旧是华语地区最有活力的电影奖项之一。

  见证过台湾电影新浪潮诞生的廖庆松也对我们说过类似的话:“好莱坞已经占据了光谱的一边,但未来一定是接地气的作品更受观众欢迎。现在大陆人才济济,我觉得一波‘北京新浪潮’已经开始了。”

参加新浪娱乐新浪潮论坛的张艾嘉参加新浪娱乐新浪潮论坛的张艾嘉

  张艾嘉则认为,台湾和香港的新势力也在崛起:“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到,今年金马奖的宣传片是杜琪峰拍的,他拍了一个2028年的未来的影片,很炫。里面讲的语言都不是我们现在讲的语言,我看的时候其实心里蛮感慨的,感慨于什么呢?感慨于我突然感觉到,我们这个年代可能要结束了,我们在这个领域当中霸占了四十多年,说不定应该结束了。新的一批的人出来了,不管他们是20多岁、30多岁,这批人现在应该是在往上冲的时候,他们了解现在这些观众的情绪。至于将来怎么样,我们未必有这个荣幸去参与,可是我们还是可以把一些经验留下来,是一个传承。只要年轻人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都在那里,都可以给他们一些建议。可是一些更新的技术上面的东西,可以用另外一种电影语言表达的东西,就真的是年轻人的世界了。”

  金马奖曾在杨德昌、侯孝贤、王童、蔡明亮、李安等名导的集体发力下达到艺术顶峰,也助推过台湾电影新浪潮的到来。或许未来不久,金马奖又将见证一个新的大华语电影时代的诞生。

  感谢本文涉及的所有访问对象:

  金马执委会主席、导演、演员 张艾嘉

  金马执委会执行长、电影学者 闻天祥

  金马电影学院学务长、剪辑师 廖庆松

  本届金马创投评审、演员 黄渤

  往届金马创投百万首奖获得者、本届金马影展闭幕片《幸福路上》导演 宋欣颖

  本届金马创投百万首奖获得者、《分贝人生》导演 陈胜吉

  本届金马电影学院导师、往届金马奖最佳新导演奖获得者、《一念无明》导演 黄进

  往届金马奖最佳新导演奖获得者、《路边野餐》导演 毕赣

  往届金马奖最佳短片奖获得者、《红衣小女孩》《目击者》导演 程伟豪

  (何小沁/文)

栏目介绍

  新浪娱乐在这里帮您解读娱乐圈另一面。

主创团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