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志|胡歌丨为梅长苏“续命”_新浪娱乐_新浪网
发布时间:2017-11-28
  • 胡歌丨为梅长苏“续命”
  • 剥离大众传播为胡歌打造出的“议程设置”,余下的,才是那个不那么完美的胡歌。在按下了暂停键后的冷静期里,他并不能心平气和,而始终在沉吟,在纠结,在焦虑,在摸索着前进,在为梅长苏“续命”。

  胡歌回来了。

  自去年2月份《猎场》杀青后,除了在《外科风云》玩了把友情客串,他的影视作品基本处于零更新状态,直到如今《猎场》的郑秋冬登场亮相。

  时间再往前推移。2015年下半年,胡歌因《琅琊榜》《伪装者》而被封神,出道多年以来的“古偶男神”帽子终于摘下,再也不会有媒体问他“是否有转型的苦恼”这个尴尬的老问题。去年金鹰奖获奖者们从后台走出来接受群访时,虽然早已见惯荣誉时刻,媒体们仍然不禁齐喊他的名字为他庆贺。他每每领奖时发表的获奖感言,因突破套路、言之有物而被称为“满分小作文”,在微博上被广泛转发。再加上他主演的《大好时光》,三剧霸屏之下, 2015年被称为“胡歌年”。

  随之蜂拥而至的是影视作品邀约,胡歌却选择了拒绝,而且是全部拒绝。在领完了国内几乎所有电视剧领域的重量奖项后,他于今年三月份启程去美国留学。

  在事业激流猛进之际,声誉烈火烹油之时,选择主动降温,为自己按下了暂停键,这简直与当下将流量价值最大化的娱乐圈法则背道而驰。一时之间,这个做法又为他的声誉添砖筑瓦。人们称赞他不看重名利,称赞他是“愿意沉淀自己的好演员”。恰逢小鲜肉群体被大众口诛笔伐“高片酬不敬业”,营销号们提及此话题,常常以胡歌作为年轻好演员的正面典型对比之,而评论中附议者众……

  这一切看起来都如此熨帖着大众对娱乐圈励志轶事的期冀。只不过,在当事人胡歌那里,则完全是另一番光景——

  终于转型成功?我还是很重视行业对我的专业的评价,有偶像包袱也不自信,担心自己没有更好的东西拿给大家。

  获奖感言励志?白玉兰获奖后群访,竟有记者问我:“我可以追求你吗?”我希望大家给我多一些空间……

  为沉淀自己婉拒所有邀约?我不大会拒绝人,所以我就很焦虑,后来就陷入了不理智,所有的剧本都拒绝,所以错过了一些好的机会,有些遗憾后悔。

  去美国留学提升自己?在美国待了两个月,我快过不下去了。现在看来这像一个笑话,是我任性矫情了。

  暂时性地离开了娱乐圈?但我又进入了“商业代言领域”,微博也成了“流动广告屏”。

  ……

  或许,剥离大众传播为胡歌打造出的“议程设置”,余下的,才是那个不那么完美的胡歌。在按下了暂停键后的冷静期里,他并不能心平气和,而始终在沉吟,在纠结,在焦虑,在摸索着前进,在为梅长苏“续命”。

主动暂停后的冷静期

  2015年八九月份,胡歌的两部大男主戏《伪装者》《琅琊榜》接踵播出。两部戏的制片人侯鸿亮这样称赞他的表演:“演绎明台和梅长苏,他连相貌都变了。”

  这两部戏尤其是《琅琊榜》,为胡歌赢来了前所未有的鲜花和掌声。在2015年底的飞天奖上,他收获视帝提名,对手是陈宝国、吴秀波两位实力派男演员。在去年的白玉兰奖和金鹰奖上,他更是将视帝收入囊中。这是国内最顶尖的三大电视剧评奖,是国内所有电视剧演员所梦寐以求的殿堂,也是曾经“古偶男神”阶段的胡歌所不可及的。

  然而,当《琅琊榜》《伪装者》的传播威力铺天盖地,被媒体镜头和全民追逐之时,胡歌却以拍《猎场》为借口挡掉很多通告邀约。

  真正忙碌起来,是在去年2月份《猎场》杀青之后。“我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领域,就是商业代言的领域”,胡歌并不讳言,自己的微博已然成为“流动广告屏”。

  这样的选择,也有着当初去演话剧时“证明一下我的能力”的动机。胡歌受到许多一线品牌青睐,实现了时尚五大刊“封面大满贯”。他从来没有接过那么多代言,迫切地想证明自己的商业价值,“以前时尚圈有传言说我要去借衣服都挺难的,还说胡歌没有上过什么杂志的封面。我心里也会不舒服,所以我也想让大家看一看,我也有今天。”

《猎场》剧照《猎场》剧照

  于是有一天,连自己都发现满世界都是“胡歌”。他的广告最刷存在感的地点是机场廊桥,走道两边都是他的脸,被网友戏称“两排胡歌送我上飞机”。对于这个场景,胡歌自觉“很尴尬”。

  他承认自己可能缺少了一些长远的规划,在那个过程中有些过度忙碌。“当我发现满世界都是我,但是在电视剧屏幕上没有我的时候,我就觉得这是一个问题了。因为我是一个演员。”后来他跟自己的工作人员说,希望能停掉广告代言,“我是想尽量地减产、减量。”

  让胡歌“很尴尬”的,还有在35岁生日时骑行去色达的事。本来是全副“武装”的私人行程,却被沿路游客详细直播出去,最后全国人民都知道了他的具体位置。这成为一个搞笑的网络段子。

  为了骑行,胡歌从考驾照、买车,到寻找同伴、拉同伴入坑,再到飞去重庆会合,筹备了两年。他戴上严实的黑头盔遮住整张脸,穿上车手服,以为万无一失。结果在四姑娘山前停车等雾散的时候,被一位过来搭话的上海老乡认出来了。

  “我没有摘头盔,我说你怎么能认出来?他说,‘我认识你脸上的疤’,他能看见我眼上的这个疤……”胡歌指指自己的右眼皮上车祸留下的印记,一脸哭笑不得。

  胡歌沿途被邀请合照的照片登上新闻头条。照片中,游客们满脸喜气,衬托着胡歌一脸生无可恋,他甚至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为什么闭着眼?“我就不看你们!”与他有约的色达的喇嘛发微信来说:“现在色达整个县城都知道你要来了。”后来,喇嘛让胡歌的摩托车在离色达大概还有10多公里的地方先停下来,用拖车拖走,再用汽车偷偷将胡歌接过去。

在色达骑行的胡歌(资料图片)在色达骑行的胡歌(资料图片)

  胡歌将自己想过普通人生活时,所遇到的种种阻碍和麻烦,称为“代价”。他为“逃避”这个“代价”而努力过,比如去美国留学。

  他的初衷是想读书来充实自己,一如2010年回上戏读书。二次爆红下的压力与焦虑,让他想换个环境生活。出国前,他做了不少准备工作,比如剃光头连鬓角都剃掉,留了胡子,戴着眼镜和帽子,以至于被粉丝拍到“胡歌男神变沧桑大叔”的图,连他自己都惊呼“我光头怎么这么丑”。

  然而,心理准备却没有做好。“出去以后,发现跟想象的不一样,国外生活也不是特别适应,因为我一个人生活能力比较差。”他原本以为可以不顾旁人眼光,心无旁骛地学习,但当从第一天起,就不断被人认出来、被围观。他发现自己还是很在意别人的看法,因此念了三周就“落荒而逃”,转到另一所学校。

  还有一个原因,他感觉自己的学习能力、动力并没有那么强,还是会偷懒。更要命的是偶像包袱作祟,他担心“被别人知道胡歌在课堂上的表现不好,成绩不好,那会很丢人。”说起这些,他露出了羞愧的表情。

  出国留学这件事,被不少人质疑为“炒作”、“矫情”。他觉得有些委屈,“原本这是一件特别私人的事儿,我也没有要向全世界宣布。”当初全网欢送胡歌去留学,甚至某盛典还为他办了送别环节。而他铩羽而归,“觉得没面子。”

胡歌对话新浪娱乐胡歌对话新浪娱乐

  他将这次留学形容为“任性”的“失败”。不过,他马上又被自己的“失败”给逗笑了。“我原先的计划是先学两个月巩固一下语言,完了9月份再去学习电影导演专业课程。后来我3月3号到的美国,5月3号回来的。回来以后我的感觉是,松了一口气。我就觉得那两个月过得好漫长,但回来以后时间唰就过去了。”他大笑。

  在美国的那两个月,胡歌最大的收获就是,他从另外一个视角看清了自己,“ 我以前一直怀疑,我为什么30多岁了还很不成熟,不像这个年龄的人,我现在找到了原因,就是我是真的不成熟……”

  “我以前会找各种借口,总是觉得我的职业带给我很多的困扰,我的工作带给我很多困扰。但当我真的去到一个生活大于工作的环境时,我发现我依然没有很好的适应。那我以前给自己找的这些借口都不成立。所以并不是外界的因素,而是我自身的因素。”

  在如今人人都是自媒体的互联网时代,“人不在江湖,但江湖总有胡歌的热搜”,这种种的种种又怎会允许他遁世呢?在按下暂停键之后的冷静期,胡歌必然过得不“冷静”。无形中应了他在《逍遥叹》里的那句歌词:“命运自认幽默想法太多由不得我,壮志凌云几分愁,知己难逢几人留。”

  胡歌并没有认输。“虽然现在大家看起来像一个笑话,但也算是我的一段经历。暂时停一停吧,先学好英语,我可能以后还会去,我也不是轻言放弃的一个人。”

水到渠成的转型

胡歌对话新浪娱乐胡歌对话新浪娱乐

  在演员事业格局水到渠成的升温之时,胡歌主动按下暂停键,让自己进入冷静期。在这个瞬息万变的娱乐圈,这么做的确需要一些勇气。

  不过,胡歌说,这并不是他演艺事业的第一次暂停。

  如果说2006年的那场车祸,是命运给年少成名、春风得意的他重重一击。那么,还曾有一次“暂停”,是他被“角色固定化”的情势逼迫所做出的应激反应。

  在某次凭借《琅琊榜》领奖时,他曾有这样的感言:“以往我拿过很多奖,都是人气奖,都是我的粉丝们投票投出来的。而这是我第一次拿最佳男演员这样的奖项。”这话说出来掷地有声,仿佛沉沉地吐出了一口积郁之气。

  这口气,应该是从2010年《神话》火爆荧屏的那年开始攒积的。

  有一天,胡歌拿着遥控器来回换台电视,发现自己的三部作品同时在播出,《仙剑奇侠传》《仙剑奇侠传3》和《神话》。他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我发现了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其实我并没有很大的进步,五年时间里我一直都在重复那个角色类型。”让他难受的还有,其中最早的《仙剑奇侠传》反而是他演得最好的,“因为只有那时有年轻单纯的气质和眼神。”

  胡歌把2010年之前称为“后李逍遥时代”,“总觉得那些年我是处在李逍遥的光环下,自己也没有太大突破,一直被别人称为偶像、人气演员。”

《仙剑奇侠传》剧照《仙剑奇侠传》剧照

  原本就是个居安思危的人,他有一点小恐慌,“如果哪天没有人找我演戏了,如果我把饭碗丢了该怎么办?”他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拒绝了多个古装玄幻剧剧本,还一度回到母校上海戏剧学院继续学习。

  大学期间胡歌早早地出去接戏,“没在学校好好学习打基本功”,连毕业证都没拿,这一直令他深以为憾。但那次回校学习也没有坚持住。恰逢张筠导演邀请他出演都市剧《苦咖啡》,是一个讲述当代男女青年从大学校园迈向社会的奋斗情感故事。正苦于求变的他一看,跟以往古装剧很不一样,便答应了。这部戏并没有获得市场肯定,几乎没什么水花。

  之后,他为所谓的转型做了很多尝试。在《香格里拉》扮演长发自带高原红的康巴汉子;在《生活启示录》里丢掉包袱和闫妮演起了姐弟恋;在张黎导演的《四十九日·祭》里扮演受重伤的国军戴涛,几乎全程只露出俩眼睛——这是“古装王子”胡歌从未受过的待遇……

  在两部唐人出品的古装剧《轩辕剑》和《风中奇缘》中,他主动请缨不演男主角而去演男二号——对他来说更具反差性的宇文拓和莫循。

  如此左右奔图、上下求索,效果依然不甚理想。他最具突破性的是《生活启示录》里与闫妮的吻戏,却引来全网嘲讽。那些年,媒体采访他时必问的问题就是:是否有转型压力?如何转型?

《生活启示录》剧照《生活启示录》剧照

  他想学孙悟空72变,演不同角色,但没人愿意提供机会。后来,他跨了一个比《生活启示录》还大的步子,回归舞台,在赖声川的《如梦之梦》中扮演濒死的5号病人。这是一个他在电视剧中碰不到的角色。但是另一方面,他也明白,人家看中的不是他的演技,而是其超强人气带来的上座号召力。“我觉得是挺讽刺的”,胡歌笑着说。

  这让他明白自己在干什么以及目标是什么。“为什么我花了一年的时间去演话剧?有我的舞台情结在那里,也有一些我的无奈。因为,与其说一直在电视剧圈里等着有好的……或者说我希望的那些角色来找我,那还不如自己主动出击,去另外一个领域证明一下我的能力。”

  很多时候,“证明一下我的能力”,这种听起来挺好强的心态,是一直与胡歌相伴随的。他很庆幸当时迈出的这一步,“演了话剧之后,首先是王丽萍老师,然后张黎,侯鸿亮、包括姜伟,这些主流的团队才开始来找我。”

《如梦之梦》剧照《如梦之梦》剧照

  《琅琊榜》之后的时间,被他的粉丝称为“后梅长苏时代”。正是因为这部戏,他知道自己转型成功了,这种感受并非来自他拿奖获得肯定的时刻。

  “以往我演戏的时候会知道自己在演,可是拍《琅琊榜》有些场次会让我忘记自己在演,那是一个很奇妙的事。比如说小飞流问我不舒服吗?我说还好。我说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人的心会变得越来越硬。其实在演那场戏时,我是给这句台词找到了足够的内心的依据。所以当我说出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去设计应该怎么说。”说起这些,他脸上浮现出几分沉醉,“那种时刻,要比站在台上拿着奖杯要过瘾、幸福得多。”

《琅琊榜》剧照《琅琊榜》剧照

  就在声誉蒸蒸日上之时,胡歌进入《猎场》剧组拍戏,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导演姜伟并不担心这位几乎天天上头条、上热搜的当红炸子鸡的状态受影响。“他很踏实,他那时候真是一天一个高度。他身上没有什么迹象显示‘我现在正在火起来’。一个人要那么想的话很容易就有痕迹了,甚至是藏都藏不住的喜悦,藏都藏不住的得意。他没有,他很平静很平静。”

  去年2月拍完《猎场》后,胡歌感觉到《琅琊榜》《伪装者》已经一下子把自己抬到了一个高度。各种邀约让他应接不暇,不太懂得拒绝的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特别焦虑。

  “因为我觉得作为演员,需要有一个喘息和沉淀的空间,当然我也可以选择一直拍。可是我又是对自己要求比较高的一个人,我不希望去消耗之前获得的成绩。我也总希望每一部作品都是可以留下来。虽然这很难。”

为梅长苏 “续命”

胡歌独家对话新浪娱乐胡歌独家对话新浪娱乐

  如今,阔别小荧幕观众两年的胡歌回来了。《猎场》开播前夕,就有这么一条题为“《猎场》开播,胡歌承包芒果台各大综艺”的新闻在网络上广泛传播。他无奈地辟谣说:“并没有,也就上了《快乐大本营》和《天天向上》。”

  他确实忙起来了。11月5日那天,他参加了《猎场》的开播发布会,走了红毯,车轮战般接受各媒体采访,一直忙到晚上11点,他声音嘶哑,几乎要在沙发上睡着。第二天一大早,他又从北京飞到长沙参加媒体看片会,当时就有媒体心疼他“来不及好好整饬造型”。

  在看片会上,他积极开展自我批评,官宣来年计划,“之前是我太作了,我已经在演员的岗位外游荡一年了,明年我要回来工作了。”

  这对于期待胡歌回归的人们来说,算是给了一颗定心丸。只不过,对于胡歌本人来说,必然还未能完全“定心”。

《天天向上》节目现场的胡歌和汪涵《天天向上》节目现场的胡歌和汪涵

  热播中的《猎场》,是继《琅琊榜》《伪装者》之后,他真正的回归之作。掌舵人是曾经出手过《潜伏》《借枪》《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等经典作品的姜伟,孙红雷、张嘉译、祖峰等高人来甘当绿叶。胡歌本人曾多次在不同场合表达出对这部剧、对郑秋冬的喜爱,“它是我看过最好的剧本,拍完这戏后,我没欲没求了,我已经拍了这么好的戏,够了!”

  一切的一切,都将大众对《猎场》的期待值推向顶峰。胡歌能否凭这部戏进一步完成作为演员的蜕变?是不是让 “梅长苏”得以“续命”的灵药?都是问号。

  遗憾的是,近几年电视剧市场风云变幻,网剧领域也突飞猛进,人们总是猜不中下一个爆款会花落谁家。《猎场》不会因为它的种种优势就理所当然地成功。甚至有评论称,“从杀青到播出相隔近两年,《猎场》已经错过了播出的最佳时间”。

  朋友圈曾出现一篇爆款文,“《猎场》扑街,怎么能怪胡歌呢?”其中就有观点:“胡歌的演技真的一直在线上,一个演员能带给一部剧流量,但无法决定它的品质。”实际上,这部剧的豆瓣评分少有地呈沙漏状。业内对《猎场》这部戏,以及胡歌的“演技”,评价同样两极分化。

《猎场》剧照《猎场》剧照

  在综艺节目《演员的诞生》爆红的当下,“演技”这个曾经玄而又玄的话题,越来越多地被普通大众去讨论。正如《人民日报》社评《让演技赋予演员尊严》所说,《演员的诞生》虽然在制作层面难称完美,在赛制等方面也常受人诟病,但其“演技竞演”创意,将把演员的评判标准拉回到“演技”上来。”

  胡歌有关注这个节目。只是,在演员的表演前所未有地被大众讨论,演员和观众对于好表演的期冀都在升温的当下,整个行业,电视剧市场,乃至资方与创作者们,是否还能为他们匹配真正的好资源呢?

  聊起对《猎场》的期待,胡歌曾淡然答道,“对于我来说,这盘菜已经烧完了。” 他依旧还是那个总在思考,对自己有要求的人。作为演员,他似乎在努力地以演技获得尊严和尊重。之前的种种“任性”,也是他努力地在把自己调试到当演员的最佳状态。

  只不过,“任性”的余震效应犹存至今。

  《猎场》杀青之后推掉所有戏约,如今在他看来“欠缺考虑”。“我因为焦虑进入了一种不理智的状态,把整扇门关了起来,我也不多问,也不多考虑,我就说我不接。以至于得罪了不少人。”

  同时,在经历了《猎场》杀青后的商业代言大爆发时期后,近期找来的商业上的合作和要求,胡歌基本上都拒绝了。他不再执着于证明自己的商业价值。他认为,如今自己比很多人先到了‘财富自由’阶段。在继续追寻财富和任性地选择自己的人生之间,他要选择后者。

  在博客里,他曾多次表达过电影梦想。可能对在小屏幕取得成功的演员来说,没有几个不向往大银幕的。“这是基本的艺术追求了?”试探着问他。“你这是不开哪壶提哪壶!”他幽默自嘲,继而又恢复认真,“那是全新的挑战。电视剧可以进了剧组以后慢慢去寻找和调整,但是电影最多也就两个多小时,所以每一场戏都必须要准确。”

  一年一度的话剧《如梦之梦》他仍在坚持,将在圣诞节时回归,12月中旬开始复排。“每年的《如梦之梦》对于我来说都不一样,我依然有压力。”

胡歌独家对话新浪娱乐胡歌独家对话新浪娱乐

  他曾不止一次表示希望跨界做导演。在《天天向上》中面对汪涵的提问,他坦言,如果做导演,处女作不接受外界投资,因为要对投资人负责,他要自己投资,从小成本做起。不同于当下艺人纷纷投身商业片或者艺术片市场,他目标明确:“我应该会从纪录片开始吧。”

  他为此还曾向合作过的导演请教。在拍《伪装者》时,他对导演李雪只说“想学摄影”,在拍《猎场》时,他对导演姜伟只说“想学剪辑”。之所以不敢将做导演这份心思坦白告之,他把原因归结于“行动力差”,“要成为一名导演,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去学,我一直卡在行动上。”

  “其实,我在过去的一年中,曾不遗余力地制订了若干详细的计划,并且付诸于行动,但是……”胡歌在《VOGUE》杂志《胡乱唱歌》的专栏中如是写道。

  理想与现实的差距,想法与行动的鸿沟,依然在纠结着他。或许,如同《猎场》中那句台词所写,“时间是一个伟大的作者,它必将写出最完美的答案。”(叶子/文)

栏目介绍

  《人物志》是新浪娱乐原创部门精心打造的一档高端人物访谈栏目,创刊于2012年,迄今已有四年的积淀,是互联网娱乐媒体内容品质领航者。本栏目频次不定,月均可达每周一期,采访对象多是一线大咖,如有新作品上映的章子怡、范冰冰、巩俐、王千源,也有处于娱乐浪潮前沿的明星嘉宾,如深陷差评热潮的叫兽易小星、身在转型危机之间的李易峰。作为频道级别的栏目,《人物志》彰显的是新浪娱乐的媒体影响力和媒体价值。

主创团队

返回顶部